东方式赎罪券:唐宋时期的佛教经济学

佛教 2018-11-06 15:43:27

  至今仍然在教实行。自唐朝草创度牒制度以来,至今约有1300多年的历史。而度牒也经常作为商品或货币,流通于市场。以增加朝廷的财政收入。

  在佛教的发源地印度,本身并没有度牒的说法。也没有诸如僧籍、寺籍一类的严格制度。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佛教在中国得到了迅速地发展。所谓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便是当时社会风气的一个缩影。

  但对于帝王和任何者而言,这绝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事情。按照佛教从印度和中亚带入的传统,和僧尼不必缴纳赋税,也不必服徭役。这么一来,就势必吸引广大百姓剃度出家,进而导致和僧尼的数量急剧膨胀。

  对此,南北朝时代的者都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手段进行。比如说北魏孝文帝时期,对于那些“假称入道,以避输课”的冒牌僧人进行了整顿,并淘汰了一批无籍僧尼。

  此处的“籍”指的便是僧籍,说明在当时已经有了比较严格的僧籍管理制度。而东晋的桓玄也曾移文地方州府索求“沙门名籍”,将僧籍名册以供查验。由这两点可见,在至少在东晋南北朝时期,朝廷便已经对僧人进行严格地登记管理。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的了僧尼和的发展。

  南北朝隋唐时期的和僧尼,除了拥有不服徭役、不用缴纳赋税等外,还有独特的经济收入。这也是数量和规模在当时发展到巅峰的重要原因。

  庄田的来源主要分为三种。一是阶级、官僚贵族和普通百姓的施舍。由于当时的者由于思想上极度倾向佛教,不可避免地出现主动营建庄田的情况。根据当时的《南朝志》统计,除去创建者不详的外,属于主持修建的就有33座 。

  其次就是地主所有者,在内以庄园的形式经营地产。以从事农业生产为主的手段,获得了相当于封建领地的收入形式。

  但除了从事垦殖田圃外,也有从事商业、手工业、占卜等事业的。这些经济活动并不是为了必要的生活开销,而是以营利为目的经营行为。在者看来,已经发展到与自己争利的地步。因为此类活动不但不用缴税赋役,还减少了国家财政收入。到了唐代甚至有“天下十分财,而佛有七八”的诡异说法。

  既然能,那么朝廷自然也要想法子把钱僧侣嘴里抠出来。在这种情况下,颁发“度牒”以教僧侣数量,正好符合了者的需求。

  度牒产生的确切年份略有争议,但可以确定的是北朝已有了最初的萌芽。到唐朝建立后,正式产生度牒制度。在唐玄天宝年间,度牒的发行变得更加严格化、制。

  度牒在唐代由尚书省祠部发行,因此又称祠部牒。度赚上详载僧尼的本籍、俗名、年龄、所属、师名等内容,大致相当于今天的身份证。有了这份度牒便可随意行走,还获得了免除赋税徭役等。这在农民迁徙的时代,还常有吸引力的。

  既然度牒如此重要,那么其发行自然也要严格控制。在申请度牒的文书,需要三省诸位连署才行。首先需要地方、名僧、大臣上奏申请,并提供剃度者的个人简要信息。随后经过批准,再由中书门下向祠部发出敕牒。再由祠部向表奏者转发敕牒并颁发实名敕牒。

  所谓的实名敕牒是与空名敕牒相对而言的。通常情况下,祠部颁发的都是已记录剃度者信息的实名度牒。而空名敕牒是指未填剃度者信息的空白度牒,这种度牒就可以由买主随便填写。后世朝廷为增加财政收入而大肆贩卖的度牒,也多为这种“空名度牒”。

  除了性地颁发度牒外,唐朝还一反隋朝的教宽容政策,严格建造的政策。在隋朝时期,有僧行处皆为立寺。因此隋代数量增加很快。唐高祖在位时期,却并未如隋代者那样大力推崇佛教,反而淘汰了不少僧尼。但在武则天继位后,由于其崇教,因此又对的发展选择网开一面。

  但需要注意的是,唐开元年间的有敕额数量与贞观年间相比并未增长多少。从武则天当国到会场灭佛之前这段期间,主要增长的是“无敕额”。

  这里说的有敕额,也就是国家认可的。而民间私自建筑的在当时严格来讲并不能称之为“寺”、“院”,只能冠为“招提”或“兰若”。

  根据后来会昌灭佛时期的统计,这段期间共拆寺4600多所,拆“招提”或“兰若”有40000多所。还俗僧尼260500人,解放的奴婢150000人。佛教在唐代的发展可见一斑。如此多的对朝廷的财政来说,无疑是一股极大的有害。但发展只是节流,要想开源就必须从作为源头的度牒下手。

  安史之乱爆发后,宰相杨国忠献策,不用耗费正库之物便能筹钱。于是让御史崔众去河东收钱度僧尼。结果,很快就得钱百万。后来唐肃在彭原郡时因“军兴用度不足”,也通过贩卖度牒的方式来筹钱。

  尽管朝廷开始逐渐滥发度牒,但此时度牒发行手续仍然比较复杂。跟后来宋朝时的度牒经济规模相比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北宋初期,为中央的财政收入,对出家有着较为严格的。当时的宋朝财政,还是收大与支的,故而度牒价格还很正常。每张只收一百,也没有出现贩卖度牒筹钱的现象。对于僧人来说并不算严格,可以说是相当宽松的。

  但到了宋英年代,情况则大不相同。北宋中央财政已经产生了较为严重的资金困难,出现了收不抵支的现象。既然出现了财政困难,那就要想法子筹钱。便开始学习到了唐人贩卖度牒筹钱的方法。

  于是,宋朝对度牒开始极为看重。在编纂的《皇宋中兴两朝圣政》中,就明确把“度牒”归入在了“财用门”和钱币并列。这也让宋朝成为了中国历史上鬻牒最为滥觞的时代。

  至于宋朝正式采取鬻牒政策的时间,也有不同说法。通常认为,在治平四年以前,朝廷买卖度牒的行为还算不上滥觞。但从治平四年开始,每年所卖度牒总额一直在不断上涨。到宋神时期,每年发行度牒数量已超过10000。发展到的宋徽阶段,每年已发行超过30000。这个进程一直到南宋孝在位时期,每年度牒发行量更是突破100000大关。

  宋朝发行的度牒,用途也非常之广,把物尽其用的发挥得淋漓尽致。总得来说,宋朝的度牒能有以下几点功能:

  南宋初年的四大中兴名将里,名声最差的张浚和后世评价最高的岳飞,都曾获赐度牒,作为赡军修城之用。

  元丰五年,朝廷给予东提举司度僧牒千余道,作为整修黄河的经费。西湖上大名鼎鼎的苏堤,便是苏轼向朝廷请求度牒而成功修筑的。

  南宋绍兴四年,高两浙空名度牒二百道,让其购买耕牛,借贷民户开垦荒地。

  度牒也能直接进入市场,作为货币购买一些商品。宣和年间,真定、高阳等缺马,朝廷特赐度牒若干,令地方长官在市场买马。

  元丰七年,广西经略安抚司曾乞求发行度牒若干作为本钱,在当地置转买务,以便番汉通商。

  比如大观元年,育王山寺掌管仁御容僧行可获赐师号、度牒各二道,用为酬。

  由以上可见,度牒在宋代社会经济方面的用途极广,可用于各种财政开支。因此度牒的使用在当时的史料中也随处可见,数不胜数。一份小小的度牒,就可以对宋朝的财政稳定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。也是由于度牒的重要性,其发行权一直控制在朝廷手中。张浚此前也一度造绫纸度牒在其所辖地域内发行,以资军用。但很快朝廷便下了严令不准地方私自发行。

  明朝建立后,仍然严禁民间私自出家。通过限定全国僧数、设置度僧考试、出家年龄等措施去严格控制教发展,并一度免费发放度牒。

  但由于财政困难,明朝却也难免唐宋两朝的鬻牒老。明朝鬻牒之风,始于土木堡战败后的景泰二年,到成化年间开始大行其道。比如早成化二十年,宣大总督余子俊就曾度僧、道60000人。每人各给当地纳银12两,类解转运,以备边用。整个成化时期,度牒总发行量超过250000张。

  但有意思的是,明朝的情况还与宋朝时候的相反。宋代的僧侣数量并没有随着度牒的大肆发行而大规模上涨,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趋势。北宋前期全国僧侣大概是40万,,到了熙宁十年的总数则下降至20多万。至南宋绍兴年间,僧尼总数也在20万左右徘徊。

  这可能是因为宋朝时期的城市经济有所发展,对于普通人迁徙的也做了降低处理。所以,度牒所具有的活能,在当时被大大弱化了。而明朝立国后,非常重视对人生的。度牒的活动价值,便在这一时期有了重大提升。

  清朝建立后,度牒制度才。当时已经推行的摊丁入亩制度,可能是乾隆准备废除度牒制度的重大外力因素。简单来讲,就是废除了之前一直存在的人头税,只以土地作为征税依据。这样一来农民就摆脱了千百年来加在身上的丁役负担。同时了土地兼并,这使得百姓通过遁入道观方式赋税的方式不再是那么必要。

  同时,佛教已经很大程度成为朝廷的工具。佛教管理体系也已基本定型,不再必须通过度牒管理僧众。鉴于这几个原因,在乾隆三十九年,清正式废除了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度牒制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